首页 >> 临时演员 >>找人扮演父母 >> 如今的父母逐渐按照孩子的学期安排自己的工作和生活
详细内容

如今的父母逐渐按照孩子的学期安排自己的工作和生活

如今的父母逐渐按照孩子的学期安排自己的工作和生活,还没到寒暑假,已按孩子夏令营时间准备休假,平时哪个课外班教师请假,一天的上下班时间都可能乱套。每个学期,孩子的课表都会重新绑定父母的时间。北京租父母小编分享。

----------------

“太累了太奔波了,哪儿都不想去了,只想在家待着。”

幸好最终也没走成。疫情本来是灾难,但对晓莲来说,却好像突然让他们全家喘了口气,被儿女课外班指挥得团团转的生活,突然停了下来。

前两天女儿小心翼翼地问她,升入高一,这个暑假还用喝“十全大补汤”吗?晓莲问女儿有什么想法。女儿说想上声乐课,想去外婆家。晓莲点点头说好吧。她知道漫漫长路还在脚下,但这个暑假,她只想和孩子们一起,把脑子里紧绷的那些弦松一松,歇一歇。

转型“统战部长”

7月初,文妈作了一个人生重大选择。她在朋友圈宣告:辞职了,从今以后我就是统战部部长了。问询蜂拥而至,文妈赶紧统一回复:陈昊文家统一作战部部长,目标:某某高中。

“现在的学生家庭基本都是组团作战,以孩子学习为中心,父母一边参与学习教育,一边工作挣钱,爷爷奶奶则提供后勤保障,大家各司其职。”文妈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的工作生活就基本按照儿子的半学年、一学年的日程来安排了。

小学前两年还好,昊文学习成绩不错,课余读个英语培训班,周末上个奥数课,外加他喜欢的国际象棋班。文妈文爸工作忙的时候,接送和饮食就由爷爷奶奶负责,日子过得安安稳稳,井然有序。“大概是小学四年级左右吧。”那时文妈发现身边不少朋友把孩子送去上海读双语学校,她也动心了,想尝试走教育新路。

这一动,整个家庭教育任务就重了。整个一个学期,昊文外教教师师的英语辅导时间是每周三个晚上的5点30分,这就成了文妈雷打不动的陪读时间。文妈在外贸公司工作,同事们都知道,无论有什么聚会,甚至加班任务,文妈都会婉拒,一下班就连忙飞奔回家。和辅导教师师讨论学习进度、发音语感。晚上也不追剧了,一边看各校资料一边在家长群里讨论询问。

暑期,文妈给昊文在省城报了个英语强化营,为期一个月。好在暑期是外贸公司的淡季,文妈申请了两周的年假,又和教师板协商了一番,在省城找个短租房,她先去打头阵,后10天则换文爸请年假陪读。

这么折腾了两年,综合各种考虑,昊文最终还是留在了传统教育体制内。他上了区里口碑很好的初中,成绩优秀,保持在全班前10名,全年级前100名以内。但文妈的生活并没有轻松起来,反而更焦虑了。“竞争太激烈了,好学生都在课余拼命地学,一不小心就会被后起之秀超越。”才初中一年级,文妈已经有中考焦虑了,因为一进学校教师师就告诉大家,想进当地最好的中学,“得拼!”

要拼的不仅是孩子,还有家长。各种线上教育、学习软件、有线电视网的空中课堂,等等,都需要家长帮助适应和监督。学校方面,帮忙打印教材,参与消毒工作。维护放学后交通秩序,也需要家长积极参与。文妈说在疫情期间公司的外贸业务暂停,她才得以“划水”,但长期下来,这种状态不是个事儿。“公司不可能持续容忍一个心不在焉的员工,我也不愿意同事总替我多干”。

当然,决定辞职还有好几个因素。文爸晋升顺利,工作更加繁忙;公司搬迁,通勤时间影响生活;教师师旁敲侧击,昊文要“更上一层楼,进入全年级50名,名校才有保障”。

如今,省城英语强化营又来电了,新学期再次报名,又是整整一个学年周末跨城往返。工作和孩子上学实在难以兼顾,文妈最终决定辞职,安心做“统战部长”,护送孩子进名校。

“都喜欢说‘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’,以前觉得这句话很温馨,现在才知道,我这种陪伴,好像真的很无奈。”文妈感慨道。

北京租父母http://www.zulinshiyanyuan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