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热点资讯 >>最新推荐 >> 天津哏文化:为嘛天津人总说“借钱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”
详细内容

天津哏文化:为嘛天津人总说“借钱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”

天津卫有两句俗话,一说:吃尽穿绝天津卫,另一说则是:借钱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!天津同城网

前者说的是天津卫老百姓针对自己的吃穿用度比较讲究,单听这句话,想必许多人认为天津人有水平,在吃和穿方面特别在意,这点不假,要说吃,天津人百分百在行;可要说穿,虽然笔者是天津人,但感觉天津人在穿衣方面不如上海、北京,只能说天津的穿着打扮够独特。当然,这并非贬义,而是其中包括了一些有意思的历史。至于穿的问题,不是笔者今日要讲述的话题,因此暂且不提。


今日笔者要说的是第二句俗话,也就是“借钱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。”


天津人对于吃,那是格外讲究,因此天津卫饭馆多,街边小吃也多,只不过这些年随着城市治理,小吃摊逐渐消失了,这对于天津的饮食文化来说有些遗憾。早先夜市之中,吃嘛有嘛,回汉两教,砂锅烧烤,随便你造;早上起来,老豆腐、嘎巴菜、大馅云吞、小馅片汤,老味面茶,大碗羊汤,炸春卷、炸馃篦,炸果子、炸糕、来上一套大饼卷一切,吃的你美滋滋,心里透着舒坦。可如今,吃嘛没嘛,想找个炸果子的都尼玛难,算了,不提也罢。

说起天津的饮食文化,其实有些惭愧,时至清末民初那会子,天津市还没有自己的菜系,天津卫有名的大饭馆,经营的全部都是鲁菜,无论是正阳春,还是登瀛楼,都以鲁菜为主。

可鲁菜再好,吃来吃去也有个吃腻的时候,赶巧南方菜系这个时候流入了北方。天津的租界多,寓公老爷自然就多,喜欢尝鲜是人的天性,因此鲁菜和南方菜(以江南菜系为主)打开擂。逐渐鲁菜被这些初来乍到的菜系给顶替下去。很快,洋人的各种吃喝也来了,不论是东洋还是西洋,不论是红酒牛排还是清酒沙西米,样样俱全,有钱吃嘛有嘛,没钱吃嘛没嘛。时至40年代,天津卫已经将全国的菜系几乎全部引进。


当时天津的经济仅次于上海,租界林立到处是玩乐的地方,出入高档场所必须穿着体面,东洋大马靴、西洋文明棍、名牌西装大礼服,旗袍阳伞高跟鞋,唐装马褂绣金穗,可谓穿出水平,穿出新潮,穿出另类,因此“吃尽穿绝天津卫”这句话便出现了。


但是,天津卫依旧没有自己的菜系,唯一在饮食上可以称道的无疑就是所谓的“天津三绝”,也就是狗不理包子、耳朵眼炸糕、十八街麻花,可这也不算菜系啊。

虽然当时高档酒楼没有天津菜系,但是“狗食馆儿”、小胡同、大杂院等平民之地却大有乾坤。人称天津卫是“九河下梢”,河多水多,自然鱼就多,大鱼太贵买不起,可小鱼便宜啊,于是一道天津卫传统名菜出现了,这就是“贴饽饽熬小鱼”。


贴饽饽熬小鱼

您可别小看这道“名菜”,棒子面饽饽捏成椭圆形,长约20公分,约合一巴掌大小,厚度不超过3公分,太厚外熟里不透。“啪”往大铁锅上一贴,“小麦穗”(各类小杂鱼)煎好放入锅底,再放上各类作料,灶膛里烧起劈柴。感觉火候到了,把大锅盖揭开,扑鼻子香,饽饽外面脆里面软,饽饽带着鱼味,鱼带着饽饽味,老爷们儿几个再来瓶白酒。用郭德纲损于谦的一句话来说:“这边吃着,那边枪毙你爸爸,你都不心疼”。


当然,郭德纲说的是句玩笑话,天津人喜欢这道菜,除了依旧熟悉了它的味道,还有就是保留了海河两岸的渔家遗风,当时日子穷,不都是这么熬过来的吗。如今天津人富裕了,可传统没忘,虽然“贴饽饽熬小鱼”不入流,可却依旧味浓。

如果是“吃尽穿绝天津卫”源自于上流社会的话,那么“借钱吃海货,不算不会过”就一定是源自底层。为嘛说这么说?那是因为天津人离着海近,知道各类海鲜的最佳季节都各自在几月份,比如春天的大海蟹,顶多也就十几天时间,而例如黄花鱼、皮皮虾也多不过一个月。当时还没有人工养殖,更没有冰箱冷藏,全部要靠老天爷“赏赐”,过了这段时间,就不容易吃到了,再若嘴馋,就只能等明年了。


正因为天津卫喜好吃口海鲜,因此必须抓住时机,不能放过任何一条皮皮虾。看到街边有卖大螃蟹、皮皮虾的,可身上没钱,怎么办?没关系,都住同一个胡同或者同住一个大杂院,三伯身上没钱,找二伯借去,为嘛?就为吃海鲜。还钱的日子有的是,不怕还不上,要知道皮皮虾是不等人的,再不吃就没有了。

时至70年代,天津卫的吃文化真正有了自己的特色,这些特色多来自民间,结合当地时蔬并以符合天津人口味为标准,烹饪出属于天津的菜系,特比是清真菜系,可谓独霸一方。后来随着改革开放,南北菜系进行了大融汇,如今天津的各类饭馆起码一大半是外地人开设的,将各地的菜系创新后带入天津,可谓给天津人带来食物的享受。


如今天津卫再也没有借钱吃海货的了,海货也不是原先那股味儿了,可“贴饽饽熬小鱼”还在,还是那股味儿,属于天津特色的味道。